简体  繁体
打印

 

加拿大作家:帝国主义走狗与种族灭绝诽谤

史蒂芬?高望斯 王研(编译)

 

人本网艺术鉴赏

核心提示:2021年2月22日,加拿大联邦众议院不顾中方严正立场,执意通过涉疆动议,诬称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等实施所谓“种族灭绝”。对此无妄之罪,我外交部、我驻加使馆严正表明:“这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是对14亿中国人民的恶意挑衅。我们对这种可耻行径予以严厉谴责。”并强调,“涉疆问题根本不是什么人权、民族、宗教问题,而是反暴恐、反分裂问题”。该动议也引发国际社会强烈争议,加拿大作家、独立政治分析家史蒂芬?高望斯(StephenGowans)于3月2日发表深度评论文章《帝国主义走狗和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诽谤》(ThewatchdogsofimperialismandtheUyghurgenocide?slander)。中国反邪教网摘译如下: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存在以民族、宗教、种族为基础的歧视,并未阻止包括维吾尔族和其他民族穆斯林在内的任何群体生育孩子。

加拿大议员或意识到自己的立场站不住脚,遂试图通过引用美国的政治观点来支持他们的动议,指出“连续两届(美国)政府的立场是维吾尔族和其他民族的穆斯林正在遭受种族灭绝”。加拿大议会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基础上提出这一动议,仅为了响应美国提出的同样毫无证据的观点,这是一种屈从帝国权力的不体面的行为。

美国政府有大量编造事实为其咄咄逼人的侵略行为辩护的记录。“连续两届(美国)政府”认定中国正在进行种族灭绝,不过是华盛顿方面继续以惯常的方式炮制谎言,诬蔑那些拒绝融入美国经济、军事和政治圈的国家。这些谎言和诽谤包括:在科索沃,塞尔维亚人策划了一场针对阿尔巴尼亚族人的种族灭绝;伊拉克隐藏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叙利亚的温和反对派。这些只是为美国帝国主义侵略提供借口的冰山一角。而所谓中国新疆发生的“种族灭绝”事件不过是最新的一次中伤和诽谤。

地缘政治背景

2003年,前美国国家情报评估机构副主席、前中情局驻喀布尔站站长格雷汉姆·福勒(GrahamE.Fuller)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写了一本书,名为《新疆问题》,合著者是学者史蒂芬·佛里德里克·史达(StephenFrederickStarr)。

福勒和史达在书中写道:“历史记录表明,各国甚至国际组织提出具体人权问题的决定往往具有政治性和高度选择性。许多国家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程度与他们双边关系的总体质量成反比。”

18年后的今天,中美双边关系急剧恶化,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经济和技术霸权的强大竞争对手,而美国的政策也从奥巴马政府开始转向遏制中国崛起。

近日,美国总统乔·拜登表示:“中国与美国竞争的野心日益膨胀”“美国将与中国正面交锋。”《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拜登的“目标是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其他有可能决定未来经济和军事的先进技术方面领先中国。”不过,据该报报道,美国总统打算将这场冲突描述为一场基于“价值观的冲突:民主VS专制”,而不是经济利益的冲突。

因此,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基础在于商业竞争,而华盛顿在商业竞争的基础上编造了一种关于价值观冲突的叙事。就任总统前,拜登在《外交事务》上的一篇文章中概述了他的战略,即应对中国对美国企业构成的经济挑战、美国未来产业的主导地位,以及美国在技术(以及随之而来的军事)霸权方面的挑战。拜登表示,他将利用人权说辞,为美国领导的遏制中国运动争取支持。

福勒和史达表示:“打‘维吾尔族’牌,或是美国在未来发生危机或对抗时向中国施压的一种手段。”许多“中国的竞争对手过去都利用维吾尔族问题为自己谋利”。近20年后,随着华盛顿在世界舞台上的主导地位受到挑战,美国的敌意与日俱增,美国遂决定打维吾尔族这张牌。

谁是这项指控的幕后主使?

一个由团体和个人组成的网络,出于对中国共产党的敌意和对美国继续保持全球霸权的支持,参与了对北京的诽谤。该网络的中心人物是德国人类学家郑国恩(AdrianZenz)。

作为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郑国恩认为共产主义、女权主义和同性恋都是对上帝的憎恶。郑国恩还相信,他肩负着一项神圣的使命,要终结中国共产党的统治。

郑国恩是“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该基金会有美国政府资助背景,认为在“美国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积极态度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今天,将世界从“马克思主义的虚假希望”中解放出来的任务尤为紧迫。

郑国恩还为詹姆斯敦基金会写过反对北京的报告。詹姆斯敦基金会是一个反共组织,背后有财阀支持,旨在引导公众舆论反对中国和朝鲜。

诽谤者中还包括一些维吾尔流亡团体,如由国家民主基金会(theNationalEndowmentforDemocracy)资助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国家民主基金会同样由美国政府资助,其首任总裁承认,该组织公开做美国中央情报局过去秘密做的事情,即通过加强第五纵队来动摇外国政府。国家民主基金会打着促进民主和人权的幌子从事这种活动。该组织在推特上宣称,自2004年以来,它一直在资助新疆的第五纵队。

另一个反对北京的诽谤传播者是“法轮功”的喉舌《大纪元时报》。该邪教谴责性别平等、同性恋和共产主义,认为这是对上帝的侮辱。

指控者如何定义“种族灭绝”?

那些指责北京进行“种族灭绝”的人使用了一种伎俩:重新定义词汇,使它产生别的语意。

前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就耍了这一花招。他指责北京试图将新疆维吾尔族人融入更广阔的中国社会。尽管这并不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蓬佩奥仍然称之为“种族灭绝”。据《外交政策》杂志报道,美国国务院律师告诉蓬佩奥,中国政府在新疆的行为并不符合联合国公约对种族灭绝的定义。蓬佩奥非但不尊重真相,同样不尊重美国政府自己的律师。

另一个参与诽谤的是一家由土耳其维吾尔分裂分子运营的伊斯兰媒体,它是基地组织附属的“圣战”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平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被联合国、欧盟和美国列为恐怖组织。2020年10月,蓬佩奥将其从美国恐怖主义名单上删除,为“圣战”分子破坏新疆稳定计划,散布对中国政府的诽谤,最终削弱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与美国竞争的能力扫除障碍。

2020年7月,郑国恩为詹姆斯敦基金会写了一篇关于维吾尔族出生率的论文,这篇论文似乎是加拿大议员所引用的中国正在新疆进行“种族灭绝”阴谋论的基础。

郑国恩的报告只在最后一句提出了种族灭绝问题,而且只是浅尝辄止。相反,詹姆斯敦基金会编辑、前美国海军军官、美国国会研究员约翰·多森(JohnDotson)出于政治动机对此进行了曲解,在引言中称:“郑国恩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案例,证明中共在新疆的国家机器严重侵犯人权,符合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规定的种族灭绝标准。”

郑国恩的报告显示,尽管实施了计划生育政策,但维吾尔族人口仍在继续增长;维吾尔族夫妇没有被禁止生育孩子;计划生育政策同样适用于汉族人。

美国国务院律师告诉蓬佩奥,没有证据表明新疆发生了“种族灭绝”。但律师的说法并没有阻止蓬佩奥提出指控,他曾吹嘘作为中情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蓬佩奥只是改变了“种族灭绝”的定义,延续了美国编造谎言以促进自身利益的传统。

而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李博(BobRae)同样指责中国犯下了“种族灭绝”罪,但还需“努力收集证据来证明这是真的”。

帝国主义走狗

为了保持在经济、军事和科技方面的优势,美国正在对中国发动一场经济战和信息战。华盛顿正在招募其公民、盟友、民众以及所谓的“进步团体”参与这场运动,保护美国的国际独裁统治不受中国和平崛起带来的挑战。

美国用各种方式诽谤中国,煽动民众反对北京,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和军事恐吓行为日益增长。从指责中国官员隐瞒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到诽谤穆斯林被关押在集中营,遭受强迫劳动,成为种族灭绝的目标,再到北京违反了关于香港的“一国两制”协议(而实际上,它只是在实施一项安全法,以巩固协议的“一国”部分)。

“进步力量,从民主开始!”这给郑国恩提供了中伤北京的借口。而加拿大的新民主党和绿党如今沆瀣一气,投票支持所谓新疆“种族灭绝”的动议。列宁对共产主义、国际竞争有所了解,对所谓“进步分子”的背信弃义也略知一二,所以他把今天这些代表“今日民主”的绿党和新民主党的前辈们描述为“帝国主义走狗”。时至今日,他的话犹言在耳。

关于作者:史蒂芬?高望斯,加拿大渥太华人,独立政治分析家,已出版多本备受赞誉的著作,如《中东桥头堡以色列:从欧洲殖民地到美国权力投射平台》(2019年)和《叙利亚战争:美国从不公开的中东地缘博弈与野心》(2017年)。

 

发布时间:2021/4/15 18:11: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他山之石
首页    17    16    1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

福利网页游戏平台